孙在辰:律所联盟之瀛和模式

时间:2018-11-12 14:35:00作者:刘琦新闻来源:方圆龙8国际pt娱乐首页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瀛和律师机构成员所主任2017年联席会议合影。   不到五年时间,完成了150多家律所的网络布局,瀛和律师机构负责人孙在辰一直处于一个加速狂奔的状态。这种速度的获得不是没有代价的。他不得不牺牲生活的其他内容,甚至全年无休,每天不到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除了见客户、谈合作,就还是工作上的事情。创业没有侥幸,除了加速狂奔,别无选择。   这五年来,孙在辰一直在寻找事业上的突破口。行业的不断洗牌,新的法律服务模式的涌现,让传统律所法律服务空间被挤压得越来越小,律所如何寻找到新的发展生机?孙在辰与创业伙伴提出了瀛和模式的大胆构想。   站在风口的创业者   2013年,孙在辰辞去了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区域执行主任的职务,打算创业。   有朋友不解:放着打拼好的江山和舒适的生活不过,为什么还要折腾自己?孙在辰总是笑而不语。在律师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孙在辰的执业经历十分“折腾”:居住过十几个城市,曾经在不熟悉的城市白手起家创建新所;也曾将一家新所的规模从零迅速扩张到四百;还曾带领分所在两三年之内创收过亿。但他内心总是缺了一点属于自己的成就感。   彼时保守的律师行业,正遭受着互联网思维的冲击,百余家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争相而起,纷纷开始抢占市场。“法律服务市场也迎来了新的发展风口期。”孙在辰认为:“互联网思维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传统法律服务市场显然已经不能满足时代发展的需求,而传统律所解决发展瓶颈的方式只有两种,一种是自己做大,一种是合作做大。自己做大的方式需要律所承担的财力成本比较高,所以选择这么做的律所可谓是凤毛麟角;而合作做大比较常见的形式就是律所合并,但是合并带来的利益冲突和风险成本也会较高,当有的律所已经到了发展的饱和阶段时,他们也不需要通过合作进行扩张。”   对于法律服务市场处于转型期的判断,令孙在辰一直想尝试如何能够打破律师行业的一些传统格局,引领律师行业创新发展,这种想法已在他的心里打转了不下百次,而他也乐观地调侃自己:“再创业一次无非也就是脱一层皮。”   义无反顾地,孙在辰与六位合伙人一起创办了瀛和律师机构。在他看来,瀛和,不是一家律所,而是一家为传统律所提供整体性解决方案的服务性机构,是一个律所联合起来发展的平台。      2017年5月18日,由瀛和律师机构联合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首任院长徐建、《民主与法制》周刊总编辑刘桂明、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原副会长宋建中共同发起成立的中国律师博物馆在北京成立。   发现传统律所的痛点   创业之初,孙在辰谨慎而低调。他深知,论行业资历和执业经验以及个人魅力,圈中有太多大咖律师都强过自己,只有给律所提供更好的法律服务解决方案,瀛和才能活下去。“我所能凭借的不过是更了解传统律所及其律师的痛点,然后建立一种引起大家共鸣的新模式。”   律师行业里曾流行过一句话叫“跑步机人生”——一直在探寻发展,也一直在前行,最后发现却一直原地打转。“其实律师行业的发展也不是没有变化,至少在业务和人数方面都有增长,但是管理模式和机制却没有本质的突破,往往是律所做大之后被拆分,分了之后再做大,大了再分,分分合合,实际上就是从张三所变成李四所,这也造成了目前行业的现状。”孙在辰分析道。   行业发展的停滞不前,带来的最直接的问题就是跟不上客户发展的脚步。有些客户项目需要多地律师共同服务,还有一些海外项目则需要有涉外业务经验的律所提供法律服务,因此会出现单个律师或者单个律所法律服务能力不足的问题。据孙在辰的统计,2013年,全国超过20家分所的律所一共只有4家,能够实现多地连接办案的律所非常少,而瀛和正是看中了这一空白市场,靠发挥平台的优势将更多的人脉和资源捆绑在一起。   如何打破束缚法律行业发展的魔咒?孙在辰考察过三种律所发展模式:“许多律所在发展的过程中很容易走入越大越好的误区,认为律所只有规模大了,人数多了才好,这是一种典型的律所发展总分模式。律所扩张固然是件好事,但是想要迅速扩张至几十家甚至上百家分所,从技术和程序方面来看,在短时间内这种规模效应是不可能完成的,而且联营在一定程度上会带来许多风险和利益冲突,更不用说还要投入巨大的人才、物力、成本等,这也是总分模式带来的问题和弊端。”   另一种常见律所发展模式是合作模式,然而孙在辰尝试两次后也叫停了。孙在辰发现合作模式最重要的不是律所人才、管理制度的问题,最根本的还是思想的统一,大家能够站在一个调频上,但现实很难融合。“这个过程无关对错,只有理念分歧。”   于是,孙在辰把视线转向了当下最热的律所联盟模式。在律师行业,许多律所自发组建了不少联盟,但发现这些联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刚开始大家聚在一起比较热闹,后来就逐渐销声匿迹了。孙在辰说:“律所联盟的形式相对比较松散,缺乏系统的组织、协调和运营,并且大多数律所联盟连秘书处都没有,内部合作也不够深度,很难形成独立的品牌,有的联盟一年举办一次活动,发表一些声明就结束了,平时业务对接也不多,完全变成了摆设。”   探寻新模式:将品牌服务与互联网技术作为两大着力点   三种模式都不适合瀛和,那么瀛和模式下一步应该走向哪里?孙在辰认为搭建起律师、律所的服务平台,才是瀛和正确的发展方向。   “想要搭建好律所服务平台,需要打破常规思维方式,让整体的节奏跑起来,我的策略是,集中优势资源,将品牌服务与互联网技术作为构建未来瀛和发展的两大着力点,这对管理瀛和平台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加上瀛和要干的事对行业而言,也是一个颠覆性的创新。”这是瀛和平台最难的地方,也是最吸引孙在辰去做的事情。   2013年12月,凭借着对互联网+法律服务的敏锐判断,瀛和第一家旗舰所上海瀛东律师事务所成立,“当时的目标有两个,一是想打造一个全国性的紧密连接的律师事务所,另一个是用互联网基因探索出法律服务的新模式。”孙在辰说。瀛东所开业不仅意味着瀛和从构想到落地走出了扎实的第一步,也是瀛和模式探索的一次关键尝试。   瀛东成立之后,没有急于去做业务,而是沉下心来开始打造瀛和品牌,他和六位合伙人在创业资金紧张的情况下,投入近百万元去打造瀛和的OA系统,信息化建设让瀛和成为一个庞大的律师管理平台。他也将这种平台模式快速运用于全国,并通过律所名称“瀛”字的统一,迅速实现了瀛和的品牌共享,与此同时,瀛和又先后尝试了多个互联网+法律服务项目: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赢了网”上线,电子合同SaaS服务平台“法大大”上线,诉讼融资服务平台“为安金融”上线……这些法律服务项目不断丰富着瀛和平台的功能,瀛和平台模式的框架也越来越清晰。   “我不做案子,更多的是做服务、支持和连接”   有了方向,更需要强有力的执行,不然,想法就成了空中楼阁。从区域走向全国,是孙在辰打响瀛和品牌的重要一步,在他和团队的努力之下,瀛和模式效应也有了显现,只一年时间,瀛和模式就成功地吸引了20多家成员所的加入。   瀛和能为成员所提供服务的最主要内容是运营。   很多传统律所主任都身兼办案和运营双重职责,导致律所运营不畅。这种情况孙在辰觉得也是在情理之中:“如果有几百万的案子在等着律师,律师肯定优先选择去做案子,不会有那么多心思坐下来开会研究律所的经营和对接。还有一个问题是很多律所主任既做业务,又做管理运营的话,会存在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的双重角色,容易产生用运动员的思维去做裁判的偏颇,所以我觉得业务思维和管理思维交叉重叠必然会带来一些问题。”   在这方面,瀛和的态度很鲜明,“我们不做案子,更多的是做服务,做支持,做连接,瀛和整体的理念是用连接创造价值,用服务缔造连接。瀛和相当于服务中心,可以比喻成CPU、比喻成前店后厨的中央厨房,瀛和就是个服务支撑机构,而瀛和平台中的每家律所相当于终端,这个终端代表着整个瀛和的实力,而不是代表单个律所的实力,这种平台的力量就很大。”   有了这种定位之后,一张彼此之间可以互通的网正在瀛和的平台上慢慢生长,并且越织越密,从瀛和为成员所赋能方面就可以看出这种连接的用心。针对律师行业发展中的痛点,瀛和成立了运营、品牌、培训、信息、资源、业务六大中心,为成员律所赋能。这六大中心共同解决了律所发展中的核心问题,律所管理与律师业务。   孙在辰还采用“等减加”的方式,对成员所提供服务。瀛和不属于强管理结构的形式,凡是瀛和的成员所,都保有充分的自主权,律所的架构和管理瀛和都不参与;在律所品牌化和信息化建设方面,成员所可以直接嫁接瀛和平台,无须律所自己耗费人力、财力、物力。瀛和每周还会组织两场培训活动,有业务方面的,也有技术和行政方面的,通过培训,可以进行循环学习,这些服务,都为瀛和的成员所提供了最坚实的保障。   瀛和把大家整合到一起,然后整体发力。比如瀛和学院为律所和律师进行赋能,每位律师不仅可以是学员,也可以有机会成为讲师,将自身的经验进行平台内部的分享。再比如瀛和建立了内部的连接系统,不用在手机里保存瀛和几千名律师的联系信息,通过平台软件能够一键连接自己想要找到的律师,并且可以获取对方详尽的信息,在业务往来方面既方便又快捷,这也是瀛和在发展中的一种突破。   通过平台和技术的作用,瀛和实现了线上线下的紧密联动,通过整体运营实现所有成员所之间的强连接,在丰富强化各类工具资源的同时,有效降低各成员所成本,突出了瀛和平台的优势,这些技术已经成为瀛和平台的标配。而一些没有长线的律所发展战略,会让一些律所表面上看似比较强大,实际整合能力比较弱,总所与分所之间彼此也达成不了连接。   瀛和改变了成员所什么   因为工作的原因,孙在辰与许多国外大所有了联系,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家拥有175年历史的英国所,通过交流,也让他找到了中国法律服务市场的差距。他说:“当国内律所还在为自己拥有几千平方米办公区域感到自豪的时候,这家英国所的一栋楼只是一个部门,并且还配有食堂、游泳池、健身房、俱乐部等。我印象最深的是在这家律所遇到一位从南京大学来到牛津读博士的律师,我当时问对方毕业之后是回国还是留在国外,他回答我说,我在这里学了帆船、马术,在这里每周都有社交活动,而我的博士是这家所供我读出来的,虽然还没毕业,这已经是最好的待遇了。”   这种归属感和力量让孙在辰瞬间明白这就是品牌给予的力量,是真真正正、实实在在的。在这家英国所,孙在辰还看到了一份份制作精美的宣传册,每个部门、每个项目都有许多介绍,在展区,一排排摆放着律所175周年的发展史,那种看一眼就觉得特别震撼的冲击,让他更加相信瀛和平台的价值。   瀛和赢了网曾经用大数据统计过,中国每年律师增长率是10.5%,律所增长率是7.5%,如果按照这种速度发展,中国2030年至少是5000亿元左右的市场和差不多百万级的律师量。孙在辰分析,或许有的律所现在发展得还不错,但是未来随时都会发生变化。   “虽然我们只是法律行业里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但是瀛和也正在找寻各种创新和突破。我们有个口号是‘让律师回归律师,让律所专注专业’,也就是说律师、律所更多的事情是专注于案件,而不是研究品牌、IT、培训、经营、行政等,这些工作都可以交给瀛和平台,律所要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平台服务的连接进行快速成长。”在去年瀛和百所庆典活动中,孙在辰也更深入地强化了他的这个观点,吸引了许多资本的关注。   “加入瀛和,让我迅速学会怎样经营一家律所,增加了我的眼界和格局;有了瀛和的平台,律所品牌影响力和团队建设也做得更好了;瀛和让我们律师招聘变得更加容易;加入瀛和最大的好处就是借助瀛和的布局来扩展我们的服务半径;加入瀛和我们律所的收入提高了;我们一直在寻找业务上突破的瓶颈,以及律所壮大和长远发展的答案,瀛和一下子把我所有的疑惑都解决了……”这些都是来自瀛和成员所主任发自肺腑的分享。过去几年,瀛和为律所带来的改变和价值是让人难以置信的。   建立立体的法律服务生态产业链   创业者的艰辛和孤独,孙在辰都是体会过的。为了创业,他卖掉了北京的房子,在最困难的时候,都是刷信用卡来支付工资。在困惑犹豫的时候,他也因为付出与回报的不平衡委屈过、抱怨过,即使是这样,他依然坚持了自己的初心,坚定了自己的情怀,也顺利化解了创业中的各种困难。   虽然前面的路走得比较艰辛,但孙在辰看到了光亮与希望,他觉得瀛和走到今天,七位合伙人仍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也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但孙在辰并没有停下创业的脚步,建立一个“立体的法律服务生态产业链”是他目前的关注点。在瀛和律师机构平台上,他加深与各种项目的深度合作,为法律注入了科技的能量。“除了赢了网给瀛和带来的效应,现在法大大也在和我们对接,原创宝也在和我们对接,还有律诚保理,为安法律金融这几大项目。法大大和原创宝相当于技术平台,为安法律金融、律诚保理、瀛和学院是做产品项目,瀛和产和瀛和移民是做业务,赢了网是撮合平台,赢在线是营销平台,瀛和则是一个落地的服务平台。平台、项目、技术、产品都有了,一个完整的法律服务产业链就产生了。”孙在辰说道。   按照孙在辰的话来说就是,瀛和相当于把发动机引擎做足了,有八缸的,有十二缸的,带动了整个瀛和的运转,瀛和变成了一个律师的生态圈,然后把各种法律产品变成瀛和法律服务的支撑体。   对于整个律师行业来说,瀛和是别人眼中的“异类”,是用技术去撬动和改变一个传统行业生态的风险尝试。但孙在辰的心态很好,践行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的信条。五年来,瀛和律师机构已经有了百余家成员所,规模还在不断扩大。“我知道创业会让人蜕层皮,但是人也需要自我蜕变,经历过之后会发现,胸怀被撑大了,突破了之后就觉得豁然开朗了。”
[责任编辑:郭荣荣] 上一篇文章:张远煌:企业家刑事风控倡导者
下一篇文章:"老炮"律师李大进

 网站地图

龙8国际官网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