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岛沉船背后:中国律师在泰国

时间:2018-11-12 15:41:00作者:方菲新闻来源:方圆龙8国际pt娱乐首页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如果不把遇难者的事情全部处理完,我是不能安心离开的,这是我的承诺。”7月16日晚,泰国大拓律师事务所执行董事马特娜正在机场候机,虽然嗓音沙哑疲惫,但依然感觉到她如释重负的坦然。因为最后一位被打捞上来的遇难者的火化手续没有办完,她改签了原定于当日返回曼谷的机票。   接到妻子马特娜的电话,大拓律所创始人、中国律师史大佗也松了一口气。至此,震惊国内的“7·5泰国普吉岛沉船事故”的现场处理已经临近尾声。   十天:沉船、救援与索赔谈判   “惊涛骇浪。”来自重庆的陈女士朋友圈的状态永远定格在这四个字。当地时间7月5日17时左右,前往泰国普吉岛的一艘游船上,陈女士发了一个小视频到朋友圈。在视频中,画面中的游客都没穿泳衣,行李和人从一边被甩到另一边。游船一直在前行,天色却越来越暗,随之而来的大风,让本就浪涛汹涌的海面,显得更为狂躁。   在陈女士发布这条最后的朋友圈后,惊涛骇浪倾覆了这条船。据新闻报道,陈女士乘坐的这艘“凤凰号”游船,和另外一艘出事船只“艾莎公主号”,一共搭载了127名中国乘客,其中47名中国同胞遇难。   从新闻上看到消息,泰国华人律师史大佗立刻想到:遇难者及其亲属需要懂得中泰双语律师的帮助,来处理保险、索赔等善后工作。在和妻子、泰国律师马特娜商量之后,马特娜带着大拓律所的另外两名律师赶赴沉船现场。   事实上,事故发生后,有一个名为“普吉岛沉船事件志愿者”的微信群悄悄建立了起来,许多在泰华人、爱心人士都默默走向了第一线。“为了能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所有志愿者都会分工合作,将翻译咨询、伙食住宿、公关对接、家属安慰各部分任务分派给各小组,每组都安排专人负责。”马特娜回忆那些日子。   大拓律师事务所作为一家中国人在泰国开办的律所,有着熟知泰国当地法律和懂中文的双重优势,因此大拓律师担任泰国政府与家属之间的协调联络人。“为了调和中泰两国志愿者、遇难者家属和泰国政府之间的关系,我差不多成了民间组织、政府机构、遇难者家属之间天然的桥梁。事实上,危机发生在泰国,泰国政府非常希望提供帮助,我有跟政府打交道的经验,也非常乐意帮忙。”马特娜说。   尽管灾难现场充斥着眼泪和悲伤,但史大佗作为律师的理智知道:事故的善后,用法律手段为遇难者家庭争取利益是更为实际的一件事。   遇难者保险理赔需要很多文件,为了能最大限度地获得赔偿,马特娜跟普吉岛政府、保险公司开了整整三天会,“每个遇难者家属情况不一样,必须让所有人清楚,应该怎样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马特娜表示,此次事故涉及的法律问题较为复杂,“遇难者家属签署的每一份法律文件,我都会为他们仔细把关”。“如果文件要求得太苛刻了,我会继续跟泰方交涉,最后达成让家属满意的结果。三天会议结束时,距离沉船事件的发生也有五六天了,遇难者家属每一天都在等待,我希望赢得最好的结果给他们。”马特娜普通话不太标准,却语气坚决,让人心生踏实之感。   谈判这三天,堪称煎熬。等待的日子里,家属情绪处于崩溃边缘,不断寻求律师的答案,既造成了不少误解,也给了马特娜很大的压力。“但我一直觉得,作为一家致力于为华人提供法律的律所,说话要负责任。如果给出的不是最终结果,就没有意义。”   实际上,马特娜做的工作远不限于法律的范畴。身为中国媳妇,曾经在中国广州生活了11年,马特娜处理问题时还会考虑中国人的风俗习惯。“有时候,家属那边要求给遇难亲人做法事之类的,我都会去安排和协调,尽力做好分内的事。”在泰国的火化仪式上,除了有僧人为遇难者诵经,还有人为遇难者烧纸钱。泰方在善后处理中能够如此充分尊重中国传统习俗,也是因为以马特娜为代表的志愿者的细致工作。   7月17日,随着最后一具遇难者遗体火化完毕,马特娜带领着三位大拓律所的律师们完成了所有保险理赔任务,10天的法律咨询及救援工作告一段落。结束之后,马特娜仍然没有停止关注普吉岛沉船事件,“事件发生的一个月里,我一直在跟踪事件的处理,帮泰国政府和遇难者家属之间转话,核实一些必备文件”。   泰国律师,中国媳妇   泰国女律师马特娜为何无偿为中国遇难者及其家属提供法律服务?这还要从她的另一个身份“中国媳妇”说起。   2003年,史大佗从英国读书回来,任职于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成为一名涉外律师,主要从事泰国企业到中国华南地区投资的法律服务。一次去泰国曼谷出差的机会,他认识了马特娜——一位泰国女律师。   “外国人身处异国他乡,遇到困难,如果没有人依靠,就会缺乏安全感。”和《方圆》记者谈起和史大佗的相知相识,马特娜娇羞一笑,这一句普通话说得很标准:“我跟史律师是一见钟情。”发现记者笑了,马特娜缓缓说道:“史律师是山东人,典型的山东汉子,很懂规矩,不随便。”   回忆美好的初见,山东汉子史大佗也有了柔情似水的一面。“她会说中文,第一次见面,其实我们就互生好感了,回国以后,我们用MSN保持联系。也许是冥冥中的缘分,大概联系了三四个月后,我又来了一趟曼谷,和马特娜确定了恋爱关系。”   2004年,马特娜决定为爱远走,跟随史大佗去广州定居,“我觉得还挺浪漫的”。然而,异国情侣,文化差异,又是事业上升期,甜蜜也伴随着争吵与磨合。“刚开始在广州的时候,我们没有把工作和生活分开,两个人也产生了一些摩擦。于是,我们‘约法三章’。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回到家,不再谈公司的事。后来,去了泰国,我们的感情日益深厚,很多工作上的事务处理起来也游刃有余了。”   集结35名中国律师去泰国开律所   家庭美满,事业有成。但2013年底,史大佗突然做了一个令亲朋震惊的决定:辞去盈科高级合伙人的职务。原来,史大佗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执业满10年,“在过去10年里,我听说了很多中资企业赴泰国投资的故事,看到了很多成功或失败的鲜活案例,我也产生了一个目标:在泰国成立一家中资背景律师事务所,成为中国律师的泰国地接律师。”   彼时,中央刚刚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史大佗觉得中国企业“走出去”应该是个大趋势,同时“这条倡议的着力点应该是在东盟”。如果在泰国开一家律所,“面向中国的法律服务市场,为中国企业提供法律服务,就能解决中方和泰国律师事务所合作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痛点,比如说工作效率问题、文化上的差异、做事方法及沟通的障碍”。   但是,史大佗的亲朋好友,却都觉得史大佗的想法不切实际。“有很多人善意地劝我不要这样做,他们认为我不爱应酬,也不够了解泰国。但实际上,我比一般人更了解泰国,不管是国际商业惯例,还是泰国历史、文化,我都做足了功课。我们做的不仅仅是提供法律服务,更多的是想如何帮助中国企业解决问题。”   2014年底,律所终于在泰国落地。从决定在泰国开所到成功落地,史大佗在短短的时间内集结了全国不同领域、不同城市的35名中国律师和他一起去泰国创业。   暖心的是,马特娜一如既往地支持丈夫的决定,同时,她也有自己的考虑。“以前,在国内时,涉泰事务只能外包给泰国律师事务所,问题和风险出现,我们心里也没底。2014年律所落地泰国之后,我们开始聘请信任的律师为客户服务,更能够把握未来的发展,从客户直接到我们手里一步搞定。”   借势发力,持续耕耘泰国市场   “当我在泰国真正运营律所后,我才真正明白在异国他乡开一家律所的艰辛,每天不仅面对从0到1的每一个细节,还要面临选聘优秀泰国律师的难题以及律所管理问题,其中艰辛确实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刚开始,史大佗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克服泰国律师和中国律师工作文化上的差异,提高办案效率。为了让泰国律师和中国律师一起提高工作效率,史大佗花了很长时间探索律所内部工作模式与客户需求的结合点,最后确立了一种模式:由泰国律师组成法律事务部,负责律师业务实操;由中国律师组成秘书处作为客户对接、交付端口。   “我们希望能为‘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中国律师提供地接法律服务,为中国企业在泰国投资提供卓有成效的法律服务。”史大佗说。现在的大拓律师事务所,涉及投资并购、建筑工程类的法律服务做得比较多。几年下来,无论是帮助中国某上市企业处理其与泰国合作伙伴的合资纠纷问题,最终为客户执行回一亿多美元财产,还是代理中国某建筑工程企业与泰国房产公司的工程款纠纷案件,史大佗都凭借着多年中泰诉讼律师的经验带领本所律师赢得了客户的赞许和肯定。   同时,作为一家扎根泰国当地的法律服务机构,大拓律所也在积极地探索为泰国社会发展和安定提供助力的可能性。2017年12月20日,史大佗和马特娜共同受聘为泰国曼谷警察一区的法律顾问。泰国曼谷分为九个区,一区是新华侨最多的地区,史大佗说他希望可以架起新华侨与泰国一区警界的沟通桥梁。   数年精心耕耘泰国市场,大拓律所赢得了泰国官方的不少赞誉。2018年大拓律所联合一区警察局、移民局、劳动局一起为驻泰中资企业举行了两场普法讲座,为中资企业合规运营提供帮助,泰国警察总署副署长CHALERMKIAT出席了活动并对普法讲座予以高度肯定。“多了解泰国的政策法规与文化风俗,遵纪守法,才能更好地赢得泰国市场。”泰国移民局一区局长苏帕蓬阿润心少将介绍说,“史大佗律师在处理问题时非常有经验,他不仅懂得泰国的法律政策,还熟悉两国的文化和历史,总是能把原本复杂甚至棘手的事情,简单愉快地解决。”   2018年8月23日,泰国副总理兼司法部部长在会见史大佗等中国企业代表时说,“我的责任就是保护你们,如果你们在泰国的投资过程谁欺负你们,你们就找我,我为你们撑腰。”史大佗在接受《方圆》记者采访时一直强调,中国企业来泰国投资一定不要打擦边球,泰国法律体系严谨,务必遵守规则。   沉船事件后组建“中泰公益律师联盟”   事实上,为国人提供公益法律服务,普吉岛沉船事件不是史大佗和马特娜的第一次。   “我们刚刚落地泰国的时候,基本不做人身伤害的案件,因为泰国人身损害赔偿金额很低。直到有一天,我们接了一个丛林穿越的意外事故案件,我全程参与提供法律救助,这才深深地体会到:作为一名中国律师,在海外国人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全力以赴,提供帮助,成为他们的依靠。”为此,大拓律师事务所专门聘请了擅长人身伤害方面的诉讼律师。   2015年8月17日,震惊世界的“8·17泰国曼谷炸弹袭击事件”发生后,史大佗指挥律所成立专案小组,提供免费车辆,从机场开始,接送遇难者家属到医院。大拓律所的律师,全程协助了家属在医院的翻译工作,并且代表家属和泰国司法部的人权厅协商谈判。史大佗想到自己的亲友,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国内的遇难者家属的心情。大拓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与曼谷一百多名志愿者一起,传递着海外华人的爱心和凝聚力。   关于做公益,史大佗也有自己的理解:“一家律所也好,一家企业也罢,踏出国门都代表中国企业的形象,良好的形象需要共同塑造。比如2017年10月份,泰国国丧期间,我们律师给服丧民众发放免费的饮用水和食物,就是想让更多泰国人知道中国企业不像某些泰国媒体报道的那样不堪。我们在泰国开律所,不只是获取收益,更会回馈泰国社会。”实际上,史大佗的善举也被泰国人看到,国丧期间发生了这样一件趣事,“有一个泰国人举着牌子站在街道上,上面写道:‘我爱中国人’,特别有趣”。史大佗看到了,很欣慰。   而这其中,马特娜总是史大佗的公益代表。每次突发事件,马特娜作为律所代表出面支援,但是她身后是整个大拓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和全力支撑。他们不仅要跟踪马特娜在危机事件处理过程中需要的所有事项,比如律师介入时间,选择最合适的律师,还要帮助马特娜过滤信息,联系社会关系,事无巨细。   每年的大部分时间忙于公益,马特娜已经视之为“呼吸”一样自然:“关于做公益,很多人问过我们。实际上,我们从不觉得公益是负担,它早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组成部分。从认识史律师,搬去广州住,到现在泰国,我一直在做公益法律服务。在中国时,我们给泰国人提供服务,如今,我们回到泰国,也会积极为中国人服务。”   泰国沉船事件的援助活动中,马特娜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律师,当时就产生了要把公益做成联盟的想法。8月6日,马特娜筹备的“中泰公益律师联盟”第一次联席会议在泰国普吉岛召开。马特娜介绍道:“联盟的宗旨是:保护中国公民在泰国、泰国公民在中国的合法权益,促进中泰两国友好关系,为泰中两国公民提供必要的公益法律援助。”   优秀的律师要有家国情怀   据了解,大拓律师事务所将于今年年底在泰国东部经济走廊设立第一家分所,预计明年初在清迈设立第二家分所,山东人的韧劲儿无疑是史大佗成功的要素。   为普吉岛沉船提供法律援助后,史大佗和马特娜也很是“火”了一把。但面对一些国内律师朋友纷纷询问在海外开所的问题,史大佗给律师朋友们提出了良心建议。“要在海外成立一家律所,并不只需要勇气和魄力就可以促成。最基础的步骤,都是要中国律师和东道国律师一起合作完成的。律所不仅需要专业的法律服务技能,还需要解决困难的相当能力。当企业出现困难,需要调动社会资源,化解危机。”   因此,史大佗认为:中国律师没必要一窝蜂到境外开律所,因为一旦走出去,代表的就是中国企业的形象。一窝蜂做同一件事,没有竞争和审查,可能会造成律所质量参差不齐的态势。“换一种思路,如果国内事务所与在国外执业的律师资源共享,在某些领域合作,进行人才的沟通和交流,形成一个更紧密的合作机制,将会在未来形成一个良性发展的状态:在以‘一带一路’为代表的中国外向型经济发展和中国公民权利保护上形成坚实的服务网络。”   “一个优秀的律师,一定要有家国情怀。”史大佗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责任编辑:郭荣荣] 上一篇文章:改变传统 从专业化走向行业化
下一篇文章:她们的青春和阿里交织

 网站地图

龙8国际官网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