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301听证会:中国律师如此发声

时间:2018-11-12 15:52:00作者:方菲新闻来源:方圆龙8国际pt娱乐首页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正志(左)和连捷(右)在听证会现场。   5月17日上午11时,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正志、连捷远赴美国华盛顿,代理中国专利保护协会出席301听证会。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律师生涯里“非常重要的事件”。   源起“301”   听证会的起源还要从“301”这个数字说起。   国际贸易领域的“301”特指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简称301条款,美国常援引此条款对被认为贸易做法“不合理”“不公平”的国家进行报复,基于301条款的调查,简称“301调查”。   事实上,301条款是单边贸易体制下的美国国内法,“301调查”案件迄今仅有27起。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之后,作为WTO成员国,美国和多数国家都承诺用多边解决机制来处理成员国之间的纠纷和摩擦,因而,《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不得在WTO成员国间适用,这一调查手段基本闲置。   然而,2017年8月,美国突然对华发起“301调查”,并于今年4月初依据“301调查”结果,公布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建议清单,其中涉及中国500亿元的出口产品。同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公告称,公众可于5月11日之前向其就清单内容和税率提交书面意见,并计划在5月15日就清单内容举行听证会。在王正志看来:“美国之所以对中国开展301调查,是因为在中美双边贸易中,美国贸易逆差以肉眼可见的方式越来越大。经过中美双方多次对话后,美方仍认为效果不够明显,结果不能接受,于是想用法律手段来解决。”   整个“301调查”,知识产权领域是焦点。“近几年来中国在技术领域日渐崛起成为创新大国,这让作为创新强国的美国感受到了威胁,而技术领域又和知识产权领域密切相关,所以他们要对这个问题进行调查。还有一点是,中美双方在知识产权领域的纠纷由来已久,对中国在知识产权发展中无法避免存在的问题,美国仍有不满。”王正志解释。   也因此,中国专利保护协会申请参加5月举行的301听证会,并且委托高文律师事务所代表出席。王正志介绍,他和同事连捷在5月11日之前提交了书面意见后,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申请出席听证会。   由这两位律师远赴美国,中国专利保护协会有着自己的思考。其中,王正志作为知识产权领域资深律师,从业15年,代理过大量知识产权诉讼,对国内知识产权保护现状有着深刻的了解和洞察力;另一位律师连捷,在美国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并有着7年在美从事出庭诉讼的经验,显然更了解美式风格的法律争议。两位律师各有所长,配合默契,相得益彰。   为什么一定要不远万里前往美国?王正志解释道:“美方既然举行公开听证会,参加听证会是所有利益相关方的权利,中国各利益相关方应该发出声音,充分利用公开听证的方式反映自身诉求,向美国政府和公众传达中国国内知识产权领域的真实情况,维护中国企业的权益。”   而在连捷看来:“中美贸易冲突会波及全球产业链,因此,参加301听证会意义重大。以前参加诉讼维护的是某个企业或者行业的利益,但这次是关系到两个国家的利益,既激动又充满责任感。”   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在王正志、连捷递交听证会申请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通知每家机构只能有一名代表出席听证会。如果这样,就会破坏从中美两国法律进行反驳的配合,降低听证效果。因此,连捷立即搜寻相关法规,发现美国相关法律并没有听证会代表数量的限制性规定。经过多次同美贸易代表办函件交涉,高文律师事务所最终取得了两张出席证。   直击“301”听证会会场   美国当地时间2018年5月17日上午11时301调查听证会正式开始。王正志和连捷刚进入到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1号听证大厅,就看到整个大厅黑压压一片,大都是穿着黑色西装的美方资深律师。“我碰巧听到两个头发全白的看上去大概有70多岁的美国老律师的谈话,知道其中一名律师早上三点钟就开始准备听证会的资料。” 资深的老律师都在如此认真准备,可见他们对本次听证重视程度之高。   301调查委员会由9名委员组成,分别由来自美国国务院、贸易代表办公室、商务部、国土安全部、人力资源局、经济顾问委员会、劳工部等美国重要政府部门的代表共同组成。听证会作证的代表分成4大组,17个小组,每组包括8~10家机构的代表。连捷介绍:“我们排在第16组发言,在5月17日出席听证会作证。这个时机是非常好的,能够在所有证人基本发言完毕后,纵观全部证据和美方表现,进行总结性陈词,发言也比较有宏观性和全局性。”   为了准备听证会的证词和答辩方案,两位律师全程旁听了前两天的听证会。之后,以美方熟悉的表述方式入手,用一个个案例来反驳美方对中国强迫技术转让等问题的指责,有理有据地阐释了中方反对加征关税的观点,充分的准备也让他们在会上回答301委员会询问时底气十足。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1号听证大厅门外。   陈词:美国法和国内法双剑合璧   整个听证会的气氛称得上“火药味十足”,中美双方就中美贸易中存在的争议性问题展开唇枪舌战。   按照事先预定的方案,两名律师分别从国内法和美国法两个角度进行陈述。连捷主要阐述基于美国《1974年贸易法案》对联邦行政机关权限的限制以及从美国联邦《行政程序法》举证责任和证据基础的角度,指出“301调查”结论以及对华加征关税违反法律授权并缺乏有效证据支持的结论。王正志则总结自己从事知识产权诉讼十五年的经验,通过丰富的案例展示了中国司法体系对外国知识产权的平等保护。   关于“外国知识产权在中国能否得到恰当保护?”王正志首先列举了两个案例:一起案例是去年他代理的一家美国公司成功地处理了一项侵犯其公司知识产权的侵权案件,不仅依法令其停止侵权,侵权人还承担了相应法律责任。另一起案例是外国客户2007年在苏州投资建厂,生意风生水起,在中国的第三家工厂也已落成,他对中国的投资环境很有信心,并表示将继续在中国市场上投资兴业。   “我处理的这两个典型案例,都证明了外国公司能够在中国成立独资公司,并通过中国司法系统成功保护其知识产权。外国公司要想在中国开展业务,必须与中国国内公司建立合资企业及外国知识产权在中国得不到保护的说法毫无依据。”王正志说。   随后,听证会又讨论了“500亿美元的关税是否‘适当’?”对此,连捷指出:“基于美国《1974年贸易法案》对联邦行政机关权限的限制以及从美国联邦《行政程序法》对举证责任和证据基础的规定,301调查结论以及对华加征关税违反法律授权都缺乏有效证据支持的结论。”   为证明自己的立论,连捷用了一个非常美式的例子:“当美国社会把一个人关进监狱时,尚且需要提供超越一切合理怀疑的可靠证据。贵委员会有没有想过,这是一个影响数百万美国家庭和全球经济的历史性决定,我们难道不需要更严格的证明标准,更审慎地做出这个决定吗?”一段反问掷地有声、有理有据,当场获得出席者的共鸣。   “我们两个人陈词完毕,观众共鸣很强烈。我陈述完毕后,同为第16组证人的一个来自印度和一个美国的两名证人来跟我握手,伸出大拇指称,非常感谢你从全局角度进行了法理分析,这正是这次听证欠缺的。他们分别是两个大型药企代理人,他们说这两天都没有听到有人像我们这样从更宏观的角度使用法律去攻击301关税了。他们甚至说感觉跟我们在一起作证非常荣幸。其他媒体也过来跟我们说,你们的陈述非常振奋人心。”连捷说。   提问:识破陷阱,冷静回应   针对中方发言,美国国务院、贸易代表办公室的两位官员立即展开针锋相对的提问。   美国国务院官员卡罗尔·亨宁格女士先发制人:“我是美国国务院的卡罗尔·亨宁格。我向王正志和连捷提问。你们提到了两个外国公司在中国设立独资公司而不是建立合资企业的例子,但是,中国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不是列举出外国投资受到限制的领域吗?这些受限制的领域中,外资比例难道不是受限制的,并且需要以合资企业的形式存在吗?”   面对咄咄逼人的提问,王正志处变不惊:“我的证词中列举出了两个例子,这两家制造商所处的行业可以独资。在某些特定部门和行业,外商投资需要以合资企业的形式。至于哪些领域是受限制的,公众是可以查阅的,受限制的领域也是公开透明的。”   之所以如此回答,王正志解释:“经常做外商投资法律服务的人知道这是谬论,如果有的话,只可能是在某些行业有,这是国际惯例,美方将其扩大化了。所以我们很自信地告诉美方他们的指控不是事实。”   连捷继续举例:“谈到投资限制,我几年前参与过一家中国公司和一家德国公司的并购业务。两家公司都有并购意愿,并且并购获得了德国和中国两国政府的审批。然而,美国政府在并购过程中突然插手,声称这笔合并交易违反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因此这起交易被美国政府扼杀了。所以,当我们谈论限制投资的时候,我认为所有国家都对某些特殊领域有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官员亚瑟·曹接着追问连捷:“连先生,你提到中国专利保护协会已经就中国公司在要求知识产权侵权方面的担保问题进行了一项调查,说明中国企业并不是仅仅要求外国公司保证其实际有效拥有转让的知识产权,还要求国内转让方也作出相应保证。但是,中国法律不是仅要求外国公司进行此类保证吗?”   如每次在法庭陈述时一样,连捷沉着但掷地有声地回答道:“据我所知,法律虽然字面上没有要求中国公司提供,但此类保证在实务操作中确实存在。因为知识产权担保就像购买房屋时一样,法律并不要求进行产权搜索 ,但我们还是会去检索房屋产权,因为我们不想从没有所有权的人手上购买房屋。所以这些字面差异并不是对外国公司的实际歧视。因此,仅因为字面差异就决定征收如此严厉的关税,显然是不合理的。”   王正志继续补充道:“根据我担任知识产权律师的多年经验,每份知识产权合同大体上都是相似的,买方都会制定这样的条款:如果卖方不承诺,就不会购买无保障的技术专利所有权。大多数技术公司在中国进行技术转让时都会使用科技部的样板合同,合同中有保证对专利技术具有所有权的条款。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我们都会要求卖方对出售技术的完整性作出承诺。”   “我是拿出了在美国联邦法庭上打官司的劲头来准备这次听证会。也可能是常年练习泰拳的缘故,对办事效率要求比较高,比较雷厉风行吧。”连捷笑道:“虽然不知道301委员会的9名委员会提什么问题,但我们进行了大量的事先准备,现场反响让我们感到十分欣慰。”   呼吁集结更多法律的力量   “听证会上,每个人都会发表意见,我们对抗的是301委员会。我们出庭的意义是指出美方在法律和证据上的瑕疵,法庭也会当场记录下来,所有记录作为证据链条的一部分都是要作为参考的。最后美国总统再基于自由裁量权、统筹决定‘301调查’结果,但与每个参与者做出的努力是有关系的。”连捷说。   王正志接着补充:“301调查本身是一个侵权之诉,是基于美国国内法展开的,总统决定对其他国家的贸易措施是有一定主观性的。虽然听证不是做出决策的决定因素,但至少我们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在王正志看来,这次301调查只是个开始,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今后还会一直存在,技术领域可能会成为“重灾区”。“我国知识产权制度在20世纪80年代才起步,我们的需求、土壤、文化氛围和国外都不一样,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是近年来,中国知识产权无论在立法还是整个链条中,都进行了很多周密的部署,详细的计划,认真的研究,只是这些成就美方视而不见。因此,我们应该集结更多力量去关心国家未来的发展。”
[责任编辑:郭荣荣] 下一篇文章:唐帅:登上BBC头条的手语律师

 网站地图

龙8国际官网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