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协送:法务要勇于说NO 也不要轻易说NO

时间:2018-11-12 16:15:00作者:刘琦新闻来源:方圆龙8国际pt娱乐首页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神州高铁法务总监耿协送。   离开从业十余年已驾轻就熟的律师职业,神州高铁法务总监耿协送当初也非常犹豫。作为北京一家大型知名律所的高级合伙人,且所带领的律师团队长期为神州高铁这样的一些高端客户提供法律服务,耿协送无疑算是一名成功的律师。但是人到中年,开始进入律师职业的疲劳期,曾经的激情在长期的高强度工作中慢慢消退。在实现了基本的财务自由后,耿协送希望寻求职业生涯的突破,渴望尝试不同的职业角色,从而丰富自己的人生,体验不同的风景。   转型去服务的上市公司做法务管理,让耿协送觉得这是对自己人生一次难得的挑战。神州高铁领导长期以来的信任和本次诚意邀请自己的那份知遇之恩,让耿协送于2015年离开了律师行业,前往刚刚上市的神州高铁担任法务总监,并成为该公司北京总部最早的一批员工,开始了他的企业法务管理生涯。   从外部律师到公司法务总监,这种角色的转换其实并不容易。如何适应两种职业之间的转换,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实现个人的职业价值,耿协送很努力地在尝试。   开启职业转型之路   《方圆》:为什么想要去做公司法务管理,内心里有没有过一些犹豫?   耿协送:从事法务管理工作之前,我在北京一家大型知名律所做高级合伙人。2015年初我选择离开律所去神州高铁做法务总监,一方面想突破职业发展瓶颈,尝试不同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另一方面也是赶上了神州高铁刚刚上市,公司管理层需要一名有法务背景的人来分管公司法律事务,控制上市公司法律风险,是一个很好的职业转型机遇。   在北京律师行业从业十余年,已是驾轻就熟,突然决定离开,我需要有说服自己的理由,尤其是职业转型可能还会存在一些风险和不确定因素,所以在做决定的时候会比较慎重。去神州高铁做法务管理,虽有感性的因素,但并不盲目。因为在这之前,我就是神州高铁的前身——北京新联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外聘法律顾问律师,为其提供了长达十年的法律服务,可以说我的成长伴随着神州高铁的成长,神州高铁的发展也影响着我的律师职业生涯。为公司服务十年,我对公司各方面情况非常熟悉,同时也与公司核心管理层之间建立了难得的信任关系,工作上默契度较高。这是我放弃熟悉的律师职业,甘愿全职去这家公司做法务管理的主要原因。   《方圆》:律师和法务总监这两种职业有哪些不同?   耿协送:律师职业比较强调个人单打独斗的能力,虽然也带团队,但主要工作还是亲力亲为。比如亲自修改和审核合同,亲自去法院开庭等。作为神州高铁的法务总监,则有所不同。我是上市公司管理层成员,分管公司及所有子公司法律事务,是管理岗,直接向总裁汇报工作。所以要特别注重整体意识、大局观,以及组建和管理团队的能力。部门绝大部分工作已经不可能亲自去做,主要由部门成员来完成,我负责质量把关和统筹协调工作,更多体现的是一种管理能力。   所以来神州高铁工作以后,我特别重视团队的组建。作为公司一级部门,法务部要服从公司的整体战略定位和跟上发展节奏。考虑到公司在股权收购、海外市场拓展、PPP等方面的业务,项目前期法务工作量大,周期又比较长,技术含量还比较高,从成本考虑又不太可能过多依赖外部律师。所以在招聘法务人员的时候,我会重点考虑有一定经验积累,并且正处于职业快速成长阶段的法律人,比如年龄在28—35岁、参加工作5—10年,这些年轻人朝气蓬勃,学习和适应能力都很强。通过大胆用人、允许试错的方式,既给法务团队成员提供一个锻炼平台,又为公司迅速培养了一支战斗力强的法务团队。   不断适应事业的转型   《方圆》:刚转行的时候,遇到过什么特别棘手的事情吗?   耿协送:来神州高铁担任法务总监以后,我面临的第一个严峻考验就是受命解决上市公司原深圳总部剩余人员的劳动关系解除问题。因为办公地址的变动,神州高铁总部从深圳移到北京,深圳总部有数十名员工需要解除劳动关系,其中还包括一部分上市公司原管理层成员。这显然已经不是单纯的法律事务,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刚到上市公司入职之初,领导将这么棘手的事交由我全权负责,既是对我的信任,也是对我的考验。   我接受任务后,从北京带了一名年轻同事,第二天就飞往深圳。到达深圳后,我一方面做好事前的调查工作,充分了解每个员工的情况;另一方面在安抚员工情绪的过程中,积极寻找妥善、有效的解决方案。在整个事件的处理过程中,上市公司领导给了我高度的信任和充分授权,我也争取到了深圳总部大多数拟解聘员工的理解,虽然耗费了一些时间,经历了一些波折,但此事最终还是得以圆满解决。事后公司领导对我负责的此项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并将深圳总部后期资产剥离等诸多事务均放心地交由我来处理,还让我担任了深圳两家子公司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   《方圆》:如何解决转型中遇到的困难?   耿协送:很多人做律师做得很好,业务能力也很强,但是到企业做法务管理之后专长发挥不出来,很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弄清法务管理的职责要求,未能及时融入企业中去,未能及时提升自己的管理和协调能力。   我认为要顺利实现这种转型,加强学习很重要。法务管理也是一种企业管理,作为管理者,要努力提高自身综合能力。神州高铁管理层成员中有很多来自大型知名企业,他们综合素质都很高,在各自的分管领域里都很有建树,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很多。比如沟通能力和综合协调能力,同样的事情,他们的沟通和处理方式总能让我耳目一新,受益匪浅,和他们在一起工作,我觉得很荣幸。另外,神州高铁是一家高新技术企业,拥有多项世界一流的高铁相关技术,很多日常法务工作需要对公司相关技术有一定的了解,但我过去对于技术方面的事情是没有一点概念的,于是就经常向技术部门请教一些问题。再比如在上市公司从事法务管理工作,需要具备很多财务知识,我也是通过向公司财务部门同事请教的方式不断弥补自己这方面知识的不足。   法务管理工作如何进行自我定位   《方圆》:从事上市公司法务管理工作,你觉得比较头痛的事情是什么,怎么解决?   耿协送:法务管理工作如何进行自我定位,对我来说是目前觉得比较头痛的事情。对于法务工作,很多人都会存在一个误解,认为法务管理所做的工作就是挑毛病,是一个爱说NO的部门,这种想法非常片面。作为一家规模较大的上市公司的法务部门,防范企业经营中的法律风险,是职责所系。   但法务部门一个非常重要的职能是服务支持职能,是支持公司业务发展的,比如公司的对外合作模式、商业模式、合作的具体落地等,法务可以在其中发挥很多作用。尤其是有的项目在履行中出现问题时,法务可以在第一时间帮助业务部门进行处理。其实法务部和业务部就像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目标是一样的,为了保证业务的顺利落地,保证公司经营的正常进行,和业务部门工作上意见出现分歧,甚至吵架都可能是有的,但相处久了之后,业务部门也会逐渐了解法务部门的良苦用心。   我时常鼓励公司法务在必要的时候要勇于说NO,因为这是对公司负责任的表现,也是法务的价值所在。在一些项目中,有的因为法律风险较大,被法务否了,但是在下个项目中,法务帮助完善了商业模式,项目就成功了,这时候业务部门会觉得法务还是很亲切的。我觉得,部门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工作上的默契需要一个过程。我也经常要求部门成员深入到业务部门中去,能参加的会议都去参加,可以参与的培训也要去学习,只有了解业务部门的工作,沟通起来才会更顺畅,我们提出的方案和建议才更容易被业务部门所接受。   亮点要在深入业务中寻找   《方圆》:公司法务怎么找到自己的价值?   耿协送: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之下,业务部门能够争取到一些市场很不容易。因此,法务部门也要充分理解业务部门的工作,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思考,不断改进自己的工作方式,不要轻易说NO,要把着力点放在怎么才能行上面。如果一条路行不通,就去找到一条可以走通的路,这是公司法务要努力追求的工作目标。毕竟,经营和发展才是企业最核心的任务,法务工作的原则之一是不能阻碍交易。   我有一个很深的感受,法务要深入业务,熟悉业务,然后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把法律风险控制系数降下来,力所能及地为业务部门提供一个宽松的环境,从而帮助业务部门促成项目的达成,这也是企业法务的价值亮点。   《方圆》:有没有可以列举的具体事例?   耿协送:我们公司下属的一家子公司曾经和一家知名跨国公司谈合作,对方的产品很好,但是对方提供的法律文本非常霸道,有一些不公平条款,如果我们要做大的修改,对方公司内部决策的周期很长,被通过的可能性也很小,很有可能这次商机就错失掉了,放弃这个项目又太可惜。法务部在了解交易对手的情况后,通过大量信息来判断:风险在实践中到底有多大;这种风险如果现在不解决,将来有没有办法能够解决;如果将来可以解决,在促成这单交易的情况下可以暂时放一放,毕竟商机错过就稍纵即逝。于是,我们内部进行了一系列周密的评估,最后决定不再主张对方修改合同条款,而决定在以后的合作中再把这些可能发生的风险化解掉。   提出这样的建议,法务部是要承担很大风险和责任的,其实法务部门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这样的,很多事情从表面看是不行的,但从企业的经营发展来讲,又不能轻易否决,还要保障风险可控,这也是法务时常感到无奈的地方,却又是可以体现价值的时刻。   团队合作更能激发个人潜能   《方圆》:看状态,你已经成功实现了职业转型,有什么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   耿协送:现在有许多大型企业愿意聘请优秀的律师去企业做法务管理。这些外部律师转型到企业后,怎么去适应这种转型的过程,也是我这几年一直在不断探索的事情。虽然从事的都是法律事务,但是律师和法务管理在工作方式上还是有很大区别。我刚开始做法务总监的时候不是很习惯,经常会以律师的做事方法来思考问题,后来发现投入的时间和精力都不少,但是工作效果却不一定好。   在企业做法务管理,要深入企业,了解企业的经营和发展战略,让法务工作围绕着企业的经营和发展战略来开展。要加强与公司主管领导的工作反馈,主动让法务工作接受公司领导的监管和指导,同时也便于得到公司领导对法务工作的支持和授权。法务部门还应与其他部门保持沟通和协调,很多事情只依靠法务单个部门甚至法务管理者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办好的。我在明白上述道理之后,便开始改变之前的工作模式,工作状态很快就得到了改观。   找到最优化的工作方式对于法务管理者来说尤其重要。许多事情接手之后不是马上安排人去做,而是先思考让谁去做,怎么去做,需要调动公司哪些资源,需要和哪些部门加强协同,简单来说就是加强协同和团队意识,发挥公司集体的力量。   《方圆》:职业转型之后都有哪些收获?   耿协送:从一名外部律师到企业从事法务管理已三年多了,其间我还担任过一段时间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分管过投资和证券事务。我时常也会问自己这三年的职业生涯有哪些收获。觉得除了有幸参与上市公司北京总部的组建,深度参与公司资本市场的运作之外,我也找到了很多工作上的乐趣。过去做外聘律师强调的是单打独斗,不管什么复杂问题,都是建立在我自己和团队成员去做的基础上。现阶段工作上遇到困难,除了发挥自己和部门成员的主观能动性之外,我会考虑以适当方式给领导汇报,以寻求公司领导的帮助和支持;我会加强和其他职能部门领导的沟通,以得到他们的理解和帮助,从而更好地调动企业的各种资源,这种做事情的思路,解决问题的能力,要比单打独斗强很多。   在神州高铁工作这三年多来,我带领公司法务部成员有幸取得了一些成绩,为公司日常经营和一系列重大合作项目的成功落地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保障。但这与公司领导对我本人及法务工作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与公司其他部门对法务工作的理解与协同是分不开的,更是与法务部全体成员的紧密团结和昂扬斗志分不开的。这不是谦虚和客套,法务工作是公司整体工作的一部分,不可能独立于公司整体工作之外,我自己也是神州高铁大家庭中的一员,我不是一个人在工作,法务部也不是一个部门在奋斗。公司是一个大团队,团队的力量是无穷的。工作中只要意识到这一点,我就充满自信,充满力量。我想,这就是平台的作用。这种感觉是我原先在律师行业所没有的。
[责任编辑:郭荣荣] 上一篇文章:胡斌:快递上市公司法务面临的挑战

 网站地图

龙8国际官网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